主页 > 当下图集 >不管新书或旧书,关于中国你不该错过这8本书 >

不管新书或旧书,关于中国你不该错过这8本书

时间: 2020-06-14 浏览量:600

古语有个说法叫「结绳记事」。对我来说,读书也是一种记事的方式。平时的工作多,过了一段时间可能就想不起来前些日子的细节;但是将读过的书记下来,看到书名,就容易回想起某段特别的日子。

社科院的何帆老师说,阅读像艳遇,近些年他每个月过手数十本书,心境多是「万花丛中过,叶落不沾衣」,而早年那些像爱情一样的阅读很难再有了。我对这话颇心有戚戚。许多读过的书,尽管在翻阅时心里有万马奔腾,合上后能够留在记忆里的细节描述却不多。唯有在翻阅自己的阅读记录时,能够忆起当初那些具体的感动。

2014年末,受编辑之邀(TNL编按:此指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写一篇小文,串起过去一年的读书记忆,我挑选了以下的八本。

有意思的是,将这些书串起来评述的时候,它们所共同呈现的图景大过当初任何单独一本所带给我的感触的加总。除了少数几本「爱情般的阅读」,我感到大多数书在读完后并不会立即让人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改变。但是当把这些点串成线、连成面,就会滋生出一片奇异的土壤。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事物都是有所联繫、能够彼此启发的;而这也是我挑选阅读材料的原则:以「中国研究」的话题为主,以对当下有启发为主,但不局限角度;除此以外,读一些和当下中国的发展无明显联系的书,拓展自己的思考维度。

下述所提及的书,都属于第一类。列叙这八本书,并不代表我对全书的推荐,而是它们的一些内容、一些思考,给了我「以点带面」的启发。

 以史为鑒《大清相国》,王跃文/着,2010年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钱穆/着,2005年 《改变中国:在中国的西方顾问》,史景迁/着,温洽溢/译,1969年(原作),2014年(译作)

2013年末,媒体高调报道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荐书《大清相国》,一时洛阳纸贵。高层领导荐书,并不多见;加之新一届政府对党内、政府内风气整肃意图明显,读这本让他们认可的书,对于当下状况的分析是有参考价值的。

在读《大清相国》时,最令我感到值得玩味的,便是历史与当下的高度相似。虽然一个是康熙年间的故事,一个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两个时期中央部门机构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央与地方之间时时可见的阳奉阴违,都对中央领导人提出了类似的执政挑战。

很多人说,以史为镜,可知兴替,这并不是一句过时的话。中国官僚层级的盘根错节,使得政策执行(而非政策制定)始终都是开明执政的最高关卡。读《大清相国》,以及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都会发现:在本质上,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博弈从历朝历代到今天都鲜有发生改变。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新一任政府已经表明一个首要的政策目标就是在事权和财权上理顺中央和地方的关係。因此理解历朝历代这个关係博弈的演变,对于判断当下的局势有着镜鑒的作用。

除此之外,《大清相国》里陈廷敬的五字真言也给了我很大触动:「等、忍、稳、狠、隐」。这是书作者提炼出来的中国的官场智慧,用这几个字去比对过去两年多发生的风起云涌,还是很有意思的。

第三本《改变中国》是英国学者Jonathan D. Spence的译着。我在上海机场的书店看到,觉得实在有趣。

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在于作者梳理了从明朝时来中国传教的利玛窦到上个世纪中期的陈纳德、白求恩等十数位来华的西方顾问的故事,展现他们各自时期的历史背景,讨论他们对中国各阶段变迁的价值。这本书和当下的相关性在于,中国也正处于一场「向外看」还是「向内看」的激烈讨论之中。

对和外部的交往—包括外交、外资、外媒—应该在一个什幺样的政策框架下进行,新一届政府表现出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态度:抛出一个动作,看看反应,再做调整。史景迁在《改变中国》一书中认为,西方顾问,无论他们的能量有多大,都未能战胜中国「中体西用」的基本思想;当他们的知识、技术对中国社会某一阶段的发展有用时,他们会获得很高的地位;但无论如何,他们未能形成影响社会的核心力量。

这一历史结论值得深思。

 海外镜像〈China Goes Global: The Partial Power〉, David Shambaugh, 2014 〈The Triple Package〉, Amy Chua and Jed Rubenfeld, 2014 〈Asia’s Cauldron〉, Robert D. Kaplan, 2014

这三本都是今年的新书。沈大伟的《中国走向全球》是从中国的全球定位、外交政策、全球治理、经济、文化、安全等角度综合衡量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虎妈」及其老公合撰的《三重配方》则是专注个体观察,总结出三种令八类族群在美国社会出类拔萃的共同文化特征(当然,华裔是八类之一)。地缘政治专家卡普兰的《亚洲大熔炉》着眼于南中国海的风波诡谲,是一本普及地缘政治常识的佳作。

将《中国走向全球》和《三重配方》结合起来讨论很有意思,这里面问题的核心涉及中国在国际上「国家形像」和海外华裔「个人」或者说是「群体」形像的微妙异同。

儘管中国的GDP已经在全世界排到了第二位,包括沈大伟在内的西方学者并不认为中国已经成长为一个实际意义上的全球性的大国 。在经济和军事这两个硬领域之外,中国在全球的文化、技术等议题上影响尚非常有限。后者的问题不改善,中国在硬领域的崛起将会一直被置于怀疑的目光下审视。

但这和华裔个人在海外的全面崛起并不冲突,甚至还助力了这个过程。《三重配方》中认为,三个文化特征使得华裔、犹太人、印度裔、伊朗裔、黎巴嫩裔、尼日利亚裔、古巴流亡群体和摩门教徒在美国社会相对于其他种族出类拔萃。

这三点是:内心的优越情结,不安全感,和自律。显然,这本区分族裔间特质的书在美国引起了很大争议,但这无法否认里面的一些观察对个体读者的巨大启发。

沈大伟在书中所阐释的中国经济和军事力量的崛起,混合着我们的民族心理,在很大程度上滋长了华裔内心优越的情结;可由于身处海外,毕竟仍是少数群体,不安全感和自律亦被加强。

《亚洲大熔炉》则再次回到国家视角上。这本书并不着墨于中国,而是从美国国家安全的视角讨论了在中国崛起背景下的南中国海不再能保持平静。有意思的是,他将南中国海之于中国的关系比作一个世纪前加勒比海对美国的重要性,并以此为框架,对南中国海上的利益攸关方—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进行了简洁精辟的勾勒。

望闻问切〈China: Fragile Superpower〉, Susan L. Shirk, 2008 〈Age of Ambition: Chasing Fortune, Truth, and Faith in the New China〉, Evan Osnos, 2014

美国前副助理国务卿Susan Shirk所着的《脆弱的超级大国》和《纽约客》原驻华记者欧逸文的《野心中国》给那些希望快速透视中国社会现状的读者提供了一剂良方。与沈大伟「向外看」去衡量中国实力的视角不同,Susan Shirk细腻刻画了一个向内剖析的视角:什幺是中国社会里不稳定或潜在不稳定的因素?执政者最担心的是什幺问题?内政和外交的有机联系在哪?教育和蓬勃的民族主义情绪将带中国走向何方?

坦白来讲,这是我读过的关于解析中国最好的一本书之一,也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我自己分析的框架。理解中国的社会问题,不能不深入到教育的层面,以及紧密相连的意识形态层面;经济和安全的问题都是下一步再谈的问题。这也是我选择将专栏写作集中到教育话题上的主要原因。

最后,欧逸文今年出版的这本《野心时代》为观察当代中国添加了丰富多维的脚注。通过追蹤一个个有代表性个体的故事,他刻画了一个热气腾腾、秩序混乱、蓬勃发展、前景并非如大多数人期望般清晰的中国社会。

我对他里面的一句对白尤为印象深刻。作者问一位正在街头参加活动的年轻人:你知道你想要什幺吗?年轻人回答:「不知道。但是我想要更多。」

的确,在现在的中国,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幺并不容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官网首选锐博网|荟萃新兴|达人环境|网站地图 鑫鼎娱乐手机移动版_炸金花棋牌送28元 欧宝娱乐bet_双胜娱乐下载官网 必赢3003app_博亿娱乐官网注册 巴黎人电玩推荐_环球体育下载ios 云顶娱乐开户送28_金沙棋牌应用下载 优德youde_申博360网址 亿发国际ibb下载_大卫娱乐2 满亿国际app_lovebet爱博体育下载ios 大发手机移动版_迪威国际怎么注册 鹿鼎luding娱乐_5万块进澳门做换汇生意